景观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景观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了魔法的宫殿

发布时间:2020-04-26 18:03:32 阅读: 来源:景观灯厂家

古代一个国王有一个酷爱读书的儿子,名叫费奥尔迪南多,他总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读啊读,读累了,便向窗外的花园里张望一会,然后又继续读书和思索。除了一日三餐,他从不离开自己的房间。很少能够看到他在花园里散步。

一天,国王的猎手,一个与王子一同长大的十分机灵的小伙子,对国王说:“陛下,我请求您允许我去见一下费奥尔迪南多,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到他了。”

国王说:“去吧!你的拜访至少可以让我那勤奋的儿子放松一下。”

于是,猎手来到费奥尔迪南多的房间,费奥尔迪南多问他:“你在宫里干什么的?为什么穿着这样的鞋子?”

那青年回答:“我是国王的猎手。”紧跟着,他便描述起各种各样的野兽,鸟儿和野兔的狡猾,以及树林里不同地方的景色。

费奥尔迪南多的想像一下子被激发出来了,“听着,”他对年轻人说,“我也想去打猎,你不要对我父亲说此事,免得让他看出是你鼓动我这样做的。我会亲自去请求他允许我和你去打一次猎。”

“听从您的吩咐!”年轻人说。

第二天早餐时,费奥尔迪南多对国王说:“我昨天读了一本关于打猎的书,我十分喜欢它,现在真迫不及待地想亲自试一试,您能答应我吗?”

“对于一个生手来说,”国王回答道,“打猎是一种充满危险的娱乐。不过我不希望你放弃自己喜欢的事情,所以我会派我的猎手陪你去的,没有人比他对打猎了解得更多,你要寸步不离地跟着他。”

造成太阳出来时,费奥尔迪南多和猎手背着武器骑上马,向树林出发了。猎手每见到一只鸟或野兔便一枪将它们打死;费奥尔迪南多想尽一切办法,学着猎手的样子打一两只野兽,可是什么也打不着。一天下来,猎手的猎物已装满了一麻袋,多得已经背不动了,费奥尔迪南多却连一根羽毛也没打到。天黑了下来,费奥尔迪南多忽然看到在那昏暗的草丛中有一只小野兔,他想开枪打死它,可是它是那样小而且又受了惊吓,这使他觉得用手就可以抓住它。于是他便走入草丛。可就在这时,那只小野兔“哧溜”一下子逃走了,费奥尔迪南多紧跟在它后面。每次当他就要抓住它时,它总是一下子逃得很远,然后又停下来等他,然后再逃远。这时,费奥尔迪南多已经离猎手很远了,他已经找不到回去的道路了,于是他开始大声叫喊,一声又一声,可是没有人回答他。天已经全黑了,那只小野兔也不见了。

费奥尔迪南多从马鞍上下来,已经累得半死,他十分懊悔地坐在一棵大树下,就在这时,他突然觉得,在黑暗之中,在那些树之间,见到了一丝光线。他拉着马缰,向林子深处走去。在树林中央,有一大片草地,草地的尽头有一座非常豪华的宫殿。

宫殿的大门是开着的。费奥尔迪南多问:“喂,有人在家吗?”没有人回答他,连回声都没有。他走了进去。在大厅里,壁炉里的火很旺,还有葡萄酒和杯子。费奥尔迪南多坐下休息了片刻暖和一下,喝了一些葡萄酒。然后他站起身,走进另一间屋子,屋里有一张供两国人用餐的桌子,桌子上摆放着的盘子、刀叉及酒杯都是用金子或银子做的。窗帘、桌布和餐巾都是镶嵌着珍珠或钻石的丝绸。从房顶上垂下一些用纯金制成的竹筐那么大的吊灯。费奥尔迪南多见屋里没有人,又感到饥饿难忍,就在餐桌前坐下来。

他刚把第一勺饭送到嘴里,便听到一阵衣服的“沙沙”声从楼梯上传来。他转过身,见到一位女王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十二位侍女。年轻的女王身姿十分优美,只是脸部被一块面纱遮着,她一句话不说,连她身后的十二名侍女也都像哑巴一样。女王就这样缄默着坐在了费奥尔迪南多的对面,侍女们便开始伺候她吃饭,给她倒酒,但她们始终一言不发。整个晚餐就在这种寂静中度过了,女王在吃饭时也戴着那厚厚的面纱,把食物从面纱的后面送入嘴中。吃完饭后,她站起身,由侍女们陪着上楼去了。费奥尔迪南多也站起身,想在宫殿里转一转。

宫殿里有一间卧室,床已被铺好,费奥尔迪南多脱了衣服便钻进了被子里。在床的帷帐后面,有一个小小的暗门,门被打开了,那个戴着面纱、一言不发的女王和那十二个侍女走了进来。费奥尔迪南多用一条胳臂撑起身子,张着大嘴望着她们。侍女们帮女王脱去衣服,只剩下脸上的面纱,让她躺在费奥尔迪南多身边,就出去了。这时费奥尔迪南多指望她会说些什么,或者显露什么秘密,可她一躺下就睡着了,费奥尔迪南多望了一会她脸上那随着她呼吸一起一落的面纱,想了一想,便也倒头睡了。

到了早上,使女们进来,帮女王穿好衣服后,把她带走了,费奥尔迪南多也起了床,饱饱地吃了一顿已经准备好的早餐后,便到马棚里去了。

他的马正在那里吃草料,费奥尔迪南多骑上马飞快地向树林奔去。整整一天他都没寻找到回家的道路,或者他的猎手同伴留下的痕迹。他总是迷路,到天黑时,那草坪和那宫殿便又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走了进去,于是又发生了和前一天晚上同样的事情,可是第二天,当他又重新在树林里打转时,碰到了已经找了他三天的猎手,两个人便一起回家了。在猎手的再三追问下,费奥尔迪南多编了一大段异想不到的经历,可是对他的奇遇只字未提。

回到家后,费奥尔迪南多显得和从前大不一样。他的目光再也不能停留在书页上,而总是投向窗外那树林的深处。见到他正日闷闷不乐,心事重重,他的母亲便一刻不停地询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在母亲的再三追问下,费奥尔迪南多终于从头到尾讲述了树林里发生的事情,并告诉妈妈,他已经爱上了那个美丽的女王,可是不知道如何才能把她娶到做妻子,因为她总是一言不发,甚至连脸都不让人看见。

他母亲说:“现在我告诉你应该怎么做。你再去和她吃一次晚餐,在餐桌上,你想办法让她把餐具掉在地上,当她弯腰去捡餐具的时候,你将她的面纱掀起,那时她肯定会开口说话的。”

费奥尔迪南多刚一听完这个建议,便骑上马飞快地奔向林中的宫殿。又像前两次一样,发生了同样的事情。在晚餐时,他用胳臂碰掉了女王的一把小叉子,在她弯下身去的时候,他揭掉了她的面纱。女王一下子站起身,美丽得如同月光,由于愤怒,脸红得像太阳的火焰。“无礼的青年!”她喊道,“你被判了我,要是我能够在你身边再睡上一夜,一句话不说,也不被你见到我的面孔,我将被从魔法中解救出来,你也就会成为我的丈夫。现在,我却要先到巴黎住八天,然后从那里去彼得堡,在那里,我将被作为奖品送给一场比武赛的胜利者,谁知道我将会落到谁的手里。永别了!你应该知道,我是葡萄牙女王!”

这时,她连同宫殿一起消失了。费奥尔迪南多被一个人留在了一片茂密的灌木丛中。他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找到回家的道路。到家以后,他片刻没停留,装满了一口袋的钱,带上他忠实的猎手,骑上马出发去巴黎了。他们一路上不停地跑啊跑,累得半死,直到来到了巴黎的一家旅店,才让马停了下来。

可他顾不上休息,因为他想知道葡萄牙女王是否真的在巴黎,于是他便向店家询问起来:“这里最近有没有什么新消息?”

店家答道:“不是没有,可您想知道哪方面的消息呢?”

费奥尔迪南多说:“消息有很多种:如战争,节庆,过往的知名人士等等。”

“啊!”店家喊道,“那么有一条消息,葡萄牙女王到这里已经有五天了,再过三天她就要去彼得堡,她是一个十分美丽而且有教养的妇人,她喜欢参观那些稀世珍品,每天下午她都要和十二个侍女从离门不远的地方经过。”

“人们能见到她吗?”费奥尔迪南多问道。

店家说:“怎么不能,当她在路上走时,每个过路的人都可以看见她。”

“很好,很好,”费奥尔迪南多说,“请您给我们准备一顿午餐和一瓶黑葡萄酒。”

现在有一件事大家要知道,就是那店家有一个女儿,她曾经拒绝了所有前来求婚的人,因为她一个也看不上。可是她一看到费奥尔迪南多从马上下来,便对自己说,要么就嫁给这个人,要么就从此不结婚。她马上去找她的父亲,对他说自己已经爱上了那个外地人,要他想办法让那个外地人娶她。因此,店家对费奥尔迪南多说:“我希望您能在巴黎住得很舒适,并且在这里找到一位漂亮的夫人。”

费奥尔迪南多说:“我的夫人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王,我正跟随她走遍世界。”

躲在门后面的店家的女儿听到这些话后,不禁大怒。当她父亲叫她到地窖里去取葡萄酒时,她便向酒瓶里放了一把安眠药。当费奥尔迪南多和猎手到门外去等待葡萄牙女王路过时,两个人都感到很困,便在草地上像石头一样睡着了。过了一会儿女王从这里经过,认出了费奥尔迪南多,她弯腰去叫他,抚摸他,摇晃他,把他翻来覆去,却怎么也不能将他叫醒,于是她便从手上取下一只钻石戒指,将它放在费奥尔迪南多的额头。

要知道不远处的一个山洞里住着一个隐士,他躲在树后观察着事情的全部经过。女王刚刚走开,他便轻轻地走出来,拿了费奥尔迪南多额头上的钻石,回家去了。

费奥尔迪南多醒来时,天已经黑了,他想了半天才想起来自己是在什么地方。他用力将猎手摇醒,两人一同怪那黑葡萄酒劲太大,都为没能见到女王而感到懊悔。

第二天他对店家说:“给我们一瓶白葡萄酒,注意,不要太烈的。”可那女儿在那白葡萄酒里也放了药,于是两个人又在草地上呼呼大睡起来。

由于不能叫醒费奥尔迪南多,绝望的葡萄牙女王将自己的一束头发放在了他的额头上,走开了。那隐士又从树林中出来,拿走了那束头发。当费奥尔迪南多和猎手醒来时,已经是深夜了,他们对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费奥尔迪南多开始对这每天下午的困倦感到怀疑。已经是最后一天了,在女王去彼得堡之前,他要不惜一切地见她一面。于是他告诉店家不要上酒了,可那女儿在汤里下了药。他们来到草地上,费奥尔迪南多已经感到有些头脑发沉。于是他从口袋里掏出两把手枪给猎手看。“你对我很忠实,我十分清楚,”他说,“可我向你保证,如果这次你不能保持清醒,而且使我也保持清醒,那么这两支枪就是留给你的,我要把它们打进你的脑子里,你放心好了。”

说完这些,他便直直地躺在草地上打起呼噜来了。猎手为了使他清醒,开始用力拧他,可是他每拧他一下,便闭一下眼睛,而且他越拧力量越小,越拧间隔时间越久,最后他也躺在地上睡着了。

女王来了,她用尽一切办法,喊叫,拥抱,打耳光,亲吻和用力摇晃都不能把费奥尔迪南多叫醒。看到自己实在没有办法了,她便痛哭起来。她哭得那样伤心,最后竟然从眼睛里流出了两滴鲜血。她用手绢擦干了脸上的鲜血,把手绢放在了费奥尔迪南多的脸上。然后,她登上马车,向彼得堡跑去。这时,那隐士从洞里出来,拿走那块手绢,然后在那里等待着将要发生的事情。

夜里,费奥尔迪南多醒了过来。失去了最后一次机会而给他带来的愤怒无法形容,他掏出手枪正要履行自己的诺言,将子弹打入还在睡眠中的猎手的头,忽然手腕被那隐士抓住了,隐士说:“那个不幸的人没有过错,这都怪那店家的女儿,是她在黑葡萄酒、白葡萄酒和汤里放了安眠药。”

“这是为什么?”费奥尔迪南多说,“您是怎么知道的?”

“她爱上了你,才这样做的。我知道这一切,因为我在树上把发生的一切都看在眼里。连续三天葡萄牙女王都从这里经过并想叫醒你,她在你额头上留下了一块钻石、一束头发和一块沾上了血的手绢。”

“这些东西在哪里?”

隐士说:“我把它们都收起来了,因为这附近小偷很多,他们会在你不知道时把它们都偷走的,给你,它们都在这里,只要你懂得如何使用它们,它们会给你带来好运的。”

“那么,我应该怎么做呢?”

隐士说:“葡萄牙女王已经去彼得堡,那里将举行比武赛。现在,在参加比赛的骑士中,谁的枪头上有这个戒指、这束头发和这块手绢,谁就时不可战胜的,就能与女王结婚。”

费奥尔迪南多没有让他说第二遍。他马不停蹄地从巴黎跑到了彼得堡,终于赶上了报名的时间,他用一个假名报名参加了比武。在彼得堡,已经聚集了从世界各地前来参加比赛的有名的武士,他们都坐着大型的战车,带着随从和明晃晃的武器。在城市的中央,已经围起栏杆并搭起了很多擂台,在这里武士们将展开争夺葡萄牙女王的马上比武。

戴着面甲的费奥尔迪南多,第一天靠着枪头上的钻石取得了胜利,第二天靠那束头发取得了胜利,第三天凭着那块手绢取得了胜利。其他的战马和骑士都像蝙蝠一样摔倒下去,一直到没有一个人能依然站着。他被宣布为胜利者和女王的丈夫,这时,他才摘下头盔。女王认出了他,高兴得一下子昏倒在沙发上。

他们举行了一个隆重的婚礼,费奥尔迪南多派人去请他的父母。他们都认为他已经死了,正为此而哭泣。他向他的父母介绍他的新娘时说:“这就是我跟踪的那只兔子,这就是那个戴面纱的女人,这就是那个被我从可怕魔法中解救出来的葡萄牙女王。”

(蒙塔莱·皮斯托亚地区)

360安全浏浏览器

360安全浏浏览器

360安全浏浏览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