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观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景观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透视链式腐败与网式腐败

发布时间:2020-07-13 12:08:53 阅读: 来源:景观灯厂家

腐败大案的背后,大都有着自己的链条与网络。8月11日《南方日报》以整版的篇幅,报道了“韶关系列腐败案”,涉案多达230人,其中包括31名厅级干部、100多位大大小小的政府官员、企业老总,以及一位名震韶关的“粤北首富”——这里有着惊人的腐败链条与腐败网络,腐败资金极其庞大。该案从“查”到“处”,迄今已历经整整两年,可见其繁复的程度。

该案“蜘蛛网”的核心,是 “粤北首富”、煤老板朱思宜。他为了把煤卖给当地的大钢铁厂——韶关钢铁集团,就用最简单易行的“花大钱”的办法,着力行贿韶钢的实权人物、供应处处长阎蜀南,花费上千万;阎蜀南则拿钱去行贿当时韶钢的“一把手”——董事长曾德新;曾德新、阎蜀南“出事”后,朱思宜就去找自己的好朋友、大靠山——“粤北政法一哥”、时任韶关市公安局局长的叶树养,给了200万元现金以求帮忙“摆平”;叶树养有没有“上头”不知道,但他被“双轨”时“在等待可能的援手”,只是没有等来,就彻底倒台了……

拥有十个煤矿的煤老板朱思宜,作为“粤北首富”,可是做了区、市、省、全国四级人大代表的主儿。他能“荣获”全国人大代表的“光荣称号”,是依靠“运作”所获得的,报道中有句话触目惊心:“通过这个权贵网络,全国人大代表的资格可以用1000万元的价格‘运作’成功。”其中,朱思宜给了时任广东省人大常委会选举联络人事任免工作委员会副主任的杨成勇37万元。动用1000万运作的“网络”,何其庞大。只是朱思宜2008年1月当选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后,一定没想到自己在当年10月就被中止代表资格了。

朱思宜有一句“名言”:“舍不得用钱的人,就做不了大事。”他贿赂阎蜀南,先后送了1400万元,出手是如何大方,此所谓“送煤进韶钢,贿金吓死人”。在阎蜀南的房子里,办案人员搜出了1200万元现金和200多万元的存折,钞票藏匿于各个隐蔽的地方,马桶、走廊吊灯、卫生间夹层里都装满了钱,不少百元大钞都长出了霉点。这倒是带出了阎蜀南的另一句“名言”:“人家送钱,全是看你这个岗位,送的是你这个岗位,不是看你这个人。”是的,阎蜀南离开韶钢供应处处长的位置后,就没有人送他一分钱了。

朱思宜把他原本无形的“蜘蛛网”给扯出来,是在叶树养“进去”后,交代了朱送给他200万,办案人员找朱谈话,没想到他口出狂言:“我不仅送给叶树养200万元,我还贿赂过30多个厅级干部呢!”报道说,这一句话把办案人员“吓了一大跳”,但我看到这新闻细节,是一点也不吃惊的: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官员与富豪拉拉扯扯、权贵勾结在一起“抱团取暖”“抱团获利”的事儿还少吗?

腐败不是“独立行为”,行贿与受贿之间,至少有“两点一线”。对这种腐败窝案,我称之为“链式腐败”、“网式腐败”,其中链条像蛛丝、网窝像蛛网。任何人只要与网中“蜘蛛”搭边,为之谋取福利,都可轻易成为“蛛网”的捕获者。

在那腐败的链条和网络中,没有一个环节能够预警、可以阻断,而任其“网罗天下”,这才是最危险的。

腐败的“大腕”,从来都不是“独孤求败”的。那种就一个人“进去”,与旁人无涉的“个案”,你不要去相信它。

防腐反腐的实际行动,可从阻断与破除“链式腐败”与“网式腐败”中的蛛丝、蛛网开始。(作者:徐迅雷 来源:光明网)

河池定做工作服

九江订做西服

烟台定做西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