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观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景观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日本问题研究专家日本的少子化噩梦电流继电器

发布时间:2020-10-19 04:25:09 阅读: 来源:景观灯厂家

照目前的趋势,到2050年日本人口将跌破1亿大关,200年后将锐减至1400万,300年后只有500万!这确有“国将不国”之虞。安倍首相最近提出,要竭尽全力将总和生育率回升到1.8,确保1亿人口总量。但若没有完善配套的一系列政策措施,又谈何容易?

日本总务省上月下旬公布了去年10月开展的人口普查数据。五年一度的这一普查结果显示,日本人口总数比2010年上次普查减少了94.7万,这是从1920年开展这一普查以来首次出现人口净减,日本由此进入了“人口负增长社会模式”。不可逆转的人口减少趋势已成为严重制约日本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重大社会问题。

日语称出生率下降为“少子化”。在1992年11月问世的《国民生活白皮书》中,首次出现了“少子化时代正悄然逼近”的表述,但当时整个日本社会对这一说法是言者谆谆听者藐藐,不仅根本没有人重视,相反还有不少质疑的声音:“这是什么意思”?“这是否只是一时的现象?”当时提出这一说法的是经济企划厅国民生活调查课长川本敏,他不仅在社会上无法得到认可,甚至在单位内也受到重重诘难。例如当时其上司即经济企划厅长官、现为众议员的野田毅就对这一说法感到不知所云。但川本敏不为所动,因为他绝非心血来潮,也无意哗众取宠。他的说法是有充分根据的,这就是总和生育率的显著走低。

总和生育率是人口学术语,指一个妇女在一生中的生育数。从维持一个国家的人口数量来说,这一数据不应低于2.07。在战后初期的人口出生高峰期,日本的这一数据曾超过4.5。此后随着经济高速增长逐步走低,1975年已低于2.07,因此早在1981年就有学者前瞻性地指出日本人口有减少之虞。1989年日本总和生育率已降至1.57的极低水平。在1992年指出这一问题,川本只是想为日本敲响警钟,以便及早采取防范措施。但盲目的乐观情绪,却使得这一预警信号未能发挥出应有的作用。此前日本的总和生育率一度下滑到1.26,目前徘徊在1.40至1.45之间,与止住少子化趋势相距甚远。

一种莫名其妙的错觉,使日本无法重视正在崭露头角的严重社会问题。当时整个社会的认识是:由于日本人口寿命显著延长,再加上当时全国劳动年龄人口仍处于增长曲线中,因此即人口与经济增长一样出现短暂停滞,但很快就会反弹。连当时负责相关人口问题的厚生省儿童和家庭局长也认为,少子话提法危言耸听。

既然社会氛围无法接受这一说法,当然就无从谈起采取应对措施了。在当时负责制定国家长期发展规划的经济企划厅和国土厅等相关部门看来,其时隶属厚生省的人口问题研究所的相关预测经常被证明不靠谱,因此他们在制定相关规划时便自行预测人口增长走势。更关键的是,如果明确预测人口将趋于减少,则须大幅提高在职员工的养老金缴纳额度,而这一做法势必引发不小的社会动荡。因此从感情上来说,相关部门对类似的警告自然嗤之以鼻。连厚生省人口问题研究所也煞有介事地反证说:在其他国家也找不到人口增长急剧反转的先例,当时也没有一套预测人口增长下降的理论,因此“人口增长将趋于下降”之说被不屑一顾,也就一点不奇怪了。

不过,从1994年开始,日本政府还是出台了一系列鼓励生育政策,包括延长产假、增设幼托机构,延长幼托机构的服务时间等。1999年后相关措施还在完善,例如支持休完产假的妇女回归工作岗位,提供教育贷款以便减轻家长的相关负担等等。但这一系列政策都是由文部省、厚生省、劳动省、建设省、财务省和总务省等不同政府部门实施的,而这些部门都各自为政,彼此之间没有协调,这样当然很难奏效。例如各地幼儿园和托儿所的下班时间就不一样,这就使下班时间较晚的托儿所人满为患,而下班时间较早的幼儿园则无法招满。

再说,采取应对人口下降的相关措施,至少需要10年才能见效,而政客的任期是有限的,于是直到2003年即人口负增长态势已无法规避之际,日本政府才设立了负责少子化对策的担当大臣,但显然为时已晚。早在20年前日本政府就曾许诺将全力解决幼儿入托问题,但直到今天全国每年还有2万多幼儿无法入托。此前有位母亲因孩子无法入托而在微博上痛骂“日本去死吧!”居然获得了4.6万人点赞,2.7万人联名签署呼吁书,要求政府切实改变这一现状。日本各在野党于是联手发难,准备在今年夏季的参议院选举中就此猛烈攻讦自民党。

少子化及相伴随的“超老龄化”(日本65岁以上老人已占26%,在全球遥遥领先),给日本社会带来的问题是很致命的,首先是社会保障缺口加大。仅以1997年至2012年这16年时间段为例,养老金领取者人数猛增约一半至3942万,而缴纳养老金的人数却下降了63万。于是从2004年开始逐步提高养老金缴费额,这势必对未来预期产生显著的负面影响。为确保老年生活水准,人们便想方设法节省开支,增加储蓄。这就造成消费萎缩。虽然实际收入水平仍在增加,但消费却始终疲弱不振,这是日本经济始终无法走出低迷困境的根本原因。

照目前的人口下降趋势,到2050年日本人口将跌破1亿大关,200年后更将锐减至1400万,300年后只有500万!这确有“国将不国”之虞。因此,《产经新闻》发出了“日本将自行消亡”的警示。安倍首相最近提出,要竭尽全力将总和生育率回升到1.8,确保1亿人口总量。但没有完善配套的一系列政策措施,实现这一目标又谈何容易?

关注有惊喜

绝缘胶带

柴油消防水泵

泌阳红

汽车销量排行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