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观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景观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富老总自杀推倒多米诺骨牌鄂尔多斯经侦队排长龙

发布时间:2021-02-01 16:56:23 阅读: 来源:景观灯厂家

中富老总自杀推倒多米诺骨牌 鄂尔多斯经侦队排长龙

在鄂尔多斯,借贷双方彼此之间都是上下线的关系。  鄂尔多斯两级法院提供的数据显示,鄂尔多斯2007年-2009年由于民间借贷引发的民事纠纷年均增长约71%,特别是金融危机爆发后的2008年、2009年,新收该类案件分别增长89%和91.59%,结案金额分别为24840万元和67707万元。案件数量和涉案金额呈逐年增大之势。  关于鄂尔多斯,之前外界的传言和神话并不夸张。  这里到处都是正在开工的建筑。大街上三步五步就能看见一部路虎。以“投资集团”、“投资大厦”为名的高楼鳞次栉比。小额贷款公司、典当行、担保公司更是遍布大街小巷。这个人均GDP超越香港,位居中国第一,资产过亿人数超过7000的传奇之城因煤而富,因倚靠民间借贷蓬勃发展的房地产而受瞩目。  9月24日,鄂尔多斯市中富房地产开发责任有限公司(下称“中富”)法定代表人王福金的自缢掀开了当地民间借贷危机的冰山一角。虽然此前已经出现部分房地产老板因资金链紧张外逃,但自杀死亡的还是头一例。几乎同时发生的已经进入鄂尔多斯市公安局东胜区分局正式立案侦查阶段的苏叶女一案,涉案金额已经刷新了此前2009年的石小红案7.4亿的纪录,成为鄂尔多斯最大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件。此外,还有众博商贸有限责任公司老板梅良玉一案、金亿泰汽贸担保公司总经理祁有庆案等。  鄂尔多斯多年前凭借一张白条就可以自由借款的黄金时代一去不返了。一种不祥的逼人的恐慌感正在这个“鬼城”的上空弥漫开来。多米诺骨牌:中富老总自杀  10月17日下午,鄂尔多斯市鑫通中央大厦B座16层的中富地产办公地。60多岁的债权人王先生焦灼地踱着步。“我每天都来一趟。睡不着觉。钱都是向亲戚朋友借的。现在不知如何是好。”  和王先生一样处境的债权人还有372个个人及单位。此前中富地产第二大股东且身兼法人代表王福金被发现在办公室旁的男厕所内上吊自杀的消息就像一颗炸弹,在债权人中间炸开了锅。随后尽管中富地产内部人士多次否认,但大股东郝小军跑路的传言,还是让大量债权人涌入这里。  中富成立于2007年10月18日,有两名股东-郝小军和王福金。王福金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持有公司30%的股权;郝小军为董事长,持有70%的股权,也是实际的签字人。2008年,中富投资开发了“国电富兴园小区”项目,项目总建筑面积107870.65平方米,其中住宅面积80001.98平方米,商业用房面积22925.46平方米。  根据中富的计算,公司现有资产价值按市值估计为4.91亿元,资产负债率为53%。“资足抵债。”王曾经在鄂尔多斯中级人民法院工作,后担任鄂尔多斯市东胜区人民法院院长和杭锦旗人民法院院长,其后退休,深谙司法系统的情况,2.6亿元尚不致死,何况他只是个没有签字权的二股东。所以王福金的死是个疑团。有债权人猜测是家庭内部矛盾,但王的家属否认,并称是“郝小军逼死”的。  但是中富的现金流紧张是事实。因为1.5亿的项目售房按揭贷款迟迟没有获批,中富经营困难。未能获得银行贷款,主要是因为《商品房销售(预售)许可证》及《住宅质量保证书》未获批,公司虽于2008年即已报批,但至今未获批。  据测算,2.63亿借款,按照平均的3分利息(月息3%)计算,中富每月仅支付利息一项就需要789万元。但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债权人差不多都从9月份就没有拿到利息了。  10月18日早上九点多,时代周报记者在中富开发的国电富兴园小区现场看到,十几个车库工人正围着沈姓项目经理留下的车议论方案。“80多个工人的90万工程款到现在一分都没有拿到。”  为安抚债权人,中富地产董事长郝小军派五名律师来解决此事。推出两套偿债方案-第一个方案,以“国电富兴园小区”的商业房、摊位、公寓、地下车位等资产抵债,如果债权人在抵债完成后出售抵债资产,中富愿意协助办理相关手续,并无偿代为寻找购买者。后一种解决方案是,中富在6个月后归还借款本息,同时用抵偿债务后的剩余资产进行担保。  一位来自陕西神木的债权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已有大部分的债权人选择了第一种方案。这也是鄂尔多斯房产公司资金链断裂的普遍解决方案”。但他不能要,“作为外地人,要这些抵押商铺毫无意义,而且这些都是亲戚朋友的钱,他们天天在催。”  10月18日下午,时代周报记者再次来到鑫通中央大厦B座16层。按照打击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办公室(以下简称“打非办”)的说法,郝小军已于10月16日下午回到鄂尔多斯,今天应该是召集债权人解决方案的最后时间,郝小军依然没到。王的亲属送的花圈以及白色的封条分外刺眼。其中一位债权人“打算在此常住,直到郝回来”。记者致电郝小军,两部手机一部停机,一部关机。  忙碌的“打非办”  “如果你们早两天过来的话,这里来登记的人更多,一直排到楼下。”10月18日,时代周报记者在东胜区经侦队办公楼三层碰到的一位债权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不过,更多的人应该都在打非办(经侦队下属的打击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办公室)。”  他们是比中富的债权人更糟糕更无望的一个群体。他们把钱贷给了一个几乎没有回收可能的苏叶女。已于9月26日进入鄂尔多斯市公安局东胜区分局正式立案侦查阶段的苏叶女一案,登记造册的出借人已经有300多户,算起各种下线,涉及人物三四千人,金额从10万元到1600万元不等,总涉案融资金额或超10亿元。刷新了此前2009年的石小红案7.4亿的纪录,成为鄂尔多斯最大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件。  时代周报记者在经侦大队的门口看到公告上写着:苏叶女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已经进入立案阶段,限仍未报案的出借人在10月26日之前到经侦队报案,逾期未报案者视为主动放弃债权。  年近40岁的苏叶女是鄂尔多斯市准格尔旗的乡下女子。几年前只是个打工妹。她天资聪颖,决定自己下海经商。最初的融资方式很简单,就是从亲朋好友那里借。先后创办了俏姿国际美容美发有限公司、俏姿国际男仕养生馆、顺鑫亿高老九火锅店,生意顺风顺水。  拐点在今年年初,苏叶女想把业务触角伸到房地产市场掘金,投资2亿元购买了一座大厦内1万余平方米欲做酒店,其投资的不动产还包括三间共计700多平方米的商铺和数套住宅以及餐饮场所。开始通过“亲戚的亲戚,朋友的朋友”开始新一轮的非法融资,据债权人告知,“为了融资,苏叶女常常说煤矿,实际上都是子虚乌有。”  不过,最初他们对这些并不了解也不甚关心。他们把钱给信任的亲戚或朋友,经过几层关系辗转给苏叶女。苏叶女给予的高利贷的价格高达月息3分(3%)。刚开始,苏叶女很讲信用,每月都按时付息,因此找她放贷的人越来越多,甚至连抵押都不要,直到被套牢,他们都不敢相信。  然而房地产的不景气远远超出苏的预估。“苏的酒店还在装修,没有收入,但每月背负的利息就在3000万元左右,苏在后期甚至疯狂地给到了一角利息。”债权人透露。  此前,苏叶女辉煌时在鄂市有多处房产、3套商用房,在达拉特旗有6套楼房、2套别墅。还有不下6辆豪车,其中有2辆雷克萨斯、2辆奔驰、1辆玛莎拉蒂、1辆丰田霸道。苏叶女的父亲有一部路虎,她还专门给老父亲配了一个司机。  然而现在这一切连带数百人的发财梦都灰飞烟灭。据悉身陷囹圄的苏叶女在10月15日鄂尔多斯市东胜区经济犯罪侦查大队提审的时候,已经几天没有进食,只能靠输液来维持生命。  据了解,目前已有数起规模上亿的非法集资案件移交东胜区公安分局经侦大队。还有众博商贸有限责任公司老板梅良玉一案、金亿泰汽贸担保公司总经理祁有庆案等。  越吹越大的房产泡沫  “其实去年鄂尔多斯的地产还不错,虽然利息很高,一个楼盘下来去掉资金成本,收益还算不错的。”中富国电富兴园的物业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国电小区的住宅还没开发出来,刷的一下就卖完了。”  但是这种好日子很快就到了尽头。主因就是日趋严厉的地产调控。据鄂尔多斯农村商业银行人士透露,“整个上半年,房地产贷款基本上为零。”  《中国民间资本投资调研报告》显示,鄂尔多斯房地产开发的资金主要来自民间借贷,而非传统的银行。学者马光远的调研也称,鄂尔多斯开发房地产的资金来源80%依赖的不是银行信贷,而是当地极其活跃的民间借贷市场。  “真不明白,银行不给贷款,还发展什么房地产?这么简单的道理。”当地很多借给房地产的债权人抱怨现在的政策压垮了地产商,害得他们收不了钱。  对于很多房地产商来说,压在他们身上最重的石头,不是楼盘积压,而是高额的还款利息。据当地人讲,很多短期急缺钱的房地产商甚至已经开始到北京去贷款。“你知道利息有多吓人吗?一毛七!一毛七!不是一分七。”  此外,政府出的限贷政策对鄂尔多斯人来说“非常致命”。“首套房首付30%,二套房60%,二套以上不给贷款,而鄂尔多斯人均住房已达2.7套,几近饱和。卖给谁?”  据当地司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当地的出租车司机基本没有当地人,当地人才不愿意开出租车,他们宁愿在家打麻将数利息。”“现在鄂尔多斯有2600辆出租车,而有5000多辆路虎。”  “目前鄂尔多斯的房价已经开始暗地调整了。东胜区5000元/平方米的房子降到3000仍然无人问津。”不过,当地的房产经纪公司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没有那么夸张。降价的都属于位置偏远的楼盘,位置好的楼盘依然没有降价。相关数据显示,今年9月份以来,鄂市房地产销售惨淡,比去年同期下滑了80%左右。  “如果房地产商资金链出了问题,一般都是用房子抵债。”比如中富公司和苏叶女。对于当地的鄂尔多斯债权人来说,一般没有更好的办法就勉强接受了。对于更多用亲戚朋友的钱来放贷的债权人或者外地的债权人来说,“要那么多房子又不能吃,背后还有一大群人在等着要钱”。  房地产泡沫越吹越大的一个显而易见的标志-鄂尔多斯花5年时间建设的康巴什新区,变成了不折不扣的鬼城。“原来是要建成对外炫耀的市中心,但如今却是中国房地产泡沫的最佳展示品。”  时代周报记者在康巴什新城几乎看不到超市和娱乐设施。甚至连最基本的餐饮业也寥寥可数。整个城区空空荡荡,使得宏伟壮观的政府大楼异常醒目。晚上不到9点,就漆黑一片。蹊跷的是,公租房居然建在康巴什和东胜区之间完全不适宜居住的不毛之地。司机嘲讽说是“给鬼住的”。  鄂尔多斯信用之殇  鄂尔多斯是个熟人社会,维系着彼此纷繁复杂的借贷关系的就是一张“白条”。  时代周报记者从放贷人手里得到的一张欠条抬头写着借款单,内容包括金额、期限、月利率、借款人的盖章、担保人的签名。“关系好的连条子也不用写。”  他们有的直接借给了最终的用钱人。但更多的情况是,“我从你这里融到钱,不是为了投资,而是再贷给下家,用更高的利息”。在中富和苏叶女的案子里,很多债权人并不认识郝小军或苏叶女,只是通过亲戚的亲戚或者朋友的朋友就借出去了。彼此之间是上下线的关系,层层相扣形成类似传销的上下线关系。  作为为数不多的当地人司机,黄勇(化名)利用房产抵押从银行开始贷款,然后3分利转手贷给别人,再让别人以更高的利率贷给地产商。后来房地产老板跑路了,就以房子做抵押。他得到一个地下车库,后来出租给外地人,但现在还没收回本钱。  时代周报记者在“打非办”门口遇到的来自陕西神木的借款人秦先生,他就没那么幸运。“当初一起做服装的朋友,后来出于信任把钱拿给他去放给别人。现在最上线的人出了问题,这朋友收不回钱,为躲债,已把资产全部转移走了。同时为了躲避被起诉可能带来的牢狱之灾,还办了个残疾证。”  “你恨他吗?”“能不恨吗?你现在看到我还能站在你的面前,可是三个月后就未必了,那些钱都是老家农民朋友的辛苦钱。四十多个亲戚。一年到头赚那点钱,现在转眼就没了。”  鄂尔多斯两级法院提供的数据显示,鄂尔多斯2007年-2009年由于民间借贷引发的民事纠纷年均增长约71%,特别是金融危机爆发后的2008年、2009年新收该类案件分别增长89%和91.59%,结案金额分别为24840万元和67707万元。案件数量和涉案金额呈逐年增大之势。  “今天听说有一对夫妻欠多少亿被抓起来了,昨天听说一个人欠13亿元自首了,大前天听说一个典当行的老板跳楼了……”一传十,十传百,真真假假,在这个时期都加剧了恐慌。  当地政府对此态度也异常谨慎。一名当地官员私下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政府现在很怕媒体过度报道,怕引起更大的恐慌。”  民间资本出口  “为什么不放在银行或其他的地方呢?”在对放贷人的采访中,这是时代周报记者一个必问的问题。  “说来不怕你笑话,就是贪字当头。觉得银行利息不高,才一分多。而民间借贷都三四分了。干什么生意能够稳稳有百分之二三十的利润?”与热衷实业的温州人相比,习惯了暴富的鄂尔多斯人对现代工业兴趣不大,而存银行缩水、买证券套牢、做期货不懂的事实让他们更喜欢炒房、高利贷这样“来钱快”的生意。  鄂尔多斯市政府将鄂尔多斯民间借贷较活跃的根源归结于金融服务的不足。“民间借贷存在就是因为正统的金融服务跟不上,如果从银行能贷到款谁也不会去借高利贷。”鄂尔多斯市主管金融的副市长李国俭接受采访时说。  目前,在鄂尔多斯的银行机构长期以来仅限于几家国有银行,几家股份制银行也是近几年才入驻。鄂尔多斯只有四家券商,总资金不足20个亿。  但因为最近频繁被爆出的高利贷案件,当地人已经开始普遍收贷。民间借贷资金开始回流银行。时代周报记者从鄂尔多斯市金融机构得到的数据显示,9月存款1914亿,贷款1834亿。走访的几家鄂尔多斯当地银行都表示,“最近前来办存款业务的多了,这在过去很难看到的。”  近日,鄂尔多斯又传出将出台针对民间借贷市场的救市措施。政府将要求当地金融机构新增100亿的贷款规模,同时适当降低利率上浮空间的水平,压缩房地产的开工面积。不过后来有媒体引述当地官员的话否认了这个消息。  在中国城市战略发展研究会副会长易鹏看来,政府救市不是解决民间借贷问题的良方。对于目前鄂尔多斯的高利贷现象,要顺势而为地对民间金融予以阳光化、规范化,采取疏而不是堵的方式。也就是必须进行金融体制的改革。

甘南教师资格证考试

甘肃特岗教师考试报名入口

张掖三支一扶考试

武威三支一扶考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