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观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景观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特斯拉客户再维权我的车被海关扣了

发布时间:2020-02-11 04:23:21 阅读: 来源:景观灯厂家

[摘要]前日,一名预订特斯拉的中国车主得到特斯拉中国销售的通知,他预订的Model S在天津港清关时发现关单号和车架号不符合,车已被扣在海关。此前,这这辆车已经让他等待了数月之久。

特斯拉CEO马斯克与部分维权中国客户达成的八周交车协议已然化作泡影,这些客户期盼已久的车还在路上。

于鑫泉是中国首批预订特斯拉的车主之一,也是参与特斯拉交车维权的积极分子。6月18日中午,他得到特斯拉中国销售的通知,他预订的Model S在天津港清关时发现关单号和车架号不符合,车已被扣在海关。不符的单号需要返回美国总部重新报关,需要花费至少三周的时间再重新入关,如此一来,他预订的Model S预计下个月才能交付。

今年6月上旬,特斯拉全球副总裁吴碧瑄表示,此前有争议的非京沪消费者已协商好会自行安装充电桩,他们订的Model S已在走清关手续,应该很快会交付到准车主的手上。

腾讯科技联系特斯拉官方,一位特斯拉公关人员在向公司了解情况之后表示,“我们很抱歉,因为单号的问题导致出现这种情况。”他表示,特斯拉中国正在处理,让车主尽快可以拿到车。

至于拿到车的时间,该位人员无法做出预计。他只是称,“我们已经跟他沟通协商,会全力配合。”

Model S清关遇阻

去年10月,于鑫泉交了25万元定金订购了ModelS之后,他一直以为自己是首批在华提车的车主,不过,在特斯拉第一批新车到达中国时,他发现,第一批运往中国的特斯拉只有十几辆,他并不在首批提车的车主范围之列。

和他同样因为交车顺序感到受骗的车主一怒之下向特斯拉中国发了律师函。今年4月14日,一封由23名特斯拉中国客户委托起草的律师函寄往了特斯拉(Tesla)中国。文件显示,律师函的收件人为拓速乐汽车销售(北京)有限公司(即特斯拉在中国的销售实体)和特斯拉CFO阿胡加(Deepak Ahuja)。律师函中指称,特斯拉在客户不知情情况下,违背承诺擅自单方面改变交车顺序,未履行交车义务,构成“虚假承诺”,涉嫌对消费者欺诈。

于鑫泉告诉腾讯科技,今年4月参与维权的31名特斯拉车主中,现在只有5名左右的车主已经提到车,也有几名车主选择退订车辆,只有于鑫泉等一两名车主坚持维权。

此次导致提车拖延的情况是由于特斯拉报关手续的失误所致。由于特斯拉Model S都在美国生产,每批车辆都需要经过复杂的报关手续后,陆续清关才能进入中国市场。

不走运的是,于鑫泉预订的车发现有关单号和车架号不符合的情形,遂被扣在海关。至于是单独一台车还是一批车,于鑫泉得到的答复不一。

负责和于鑫泉一对一对接交车的一位顾姓女士表示,仅是于鑫泉的这辆车被扣了,此前是否发生过此类因报关手续不符导致无法清关的情形并不清楚。

另一位特斯拉的高层人士对于鑫泉表示,不单是一辆车的问题,可能是一批车均被因报关手续的问题查扣,估计这批Model S有20辆左右。

承诺迟迟无法兑现

于鑫泉不满的原因是,特斯拉承诺的交车期限一直没有兑现。

今年4月之前,已经交付25万元定金的特斯拉车主发现,特斯拉与车主订立的合同显示,客户交付订金的性质为不具法律约束力的订金,同时还有保留,“我司可取消您的预定,如果您的预定被取消将会收到通知,且您所支付的订金将予以退还”。

本该成为首批特斯拉中国车主,但却没能提到首批车。这些不满客户选择向特斯拉CEO维权。4月21日,特斯拉CEO马斯克在中国参加交车仪式的当天,31名车主与马斯克会面,马斯克承诺,将于5月份到各车主所在地检测充电设施,且将于8周之内交付车辆。

今年5月底,维权车主代表又和吴碧瑄交涉交车时间,当时吴碧瑄承诺,“从现在起6周以后交车”。

于鑫泉回忆,后来与吴碧瑄再次沟通交车事宜,吴碧瑄说,“该什么时候交就什么时候交。”这种强硬的态度令特斯拉维权客户相当不满。

另一个分歧在于,吴碧瑄近期强调是车主自行安装充电桩,而非之前特斯拉承诺的派专人安装充电桩。

特斯拉中国充电装置安装的政策是,特斯拉随车附赠给车主一套价值1200美元的充电装置,由特斯拉专业培训的第三方公司上门安装,安装费用由车主承担。特斯拉表示,为了确保安装质量,还会开Model S到每个车主的充电地点进行实地充电测试。

由于地域问题安装成本会有差异,京沪地区价格比较优惠,非京沪地区的价格比较昂贵,这些地区的车主可以选择自行安装充电桩。

于鑫泉认为,特斯拉中国之前承诺会派专人安装充电桩,现在特斯拉方面变成“自行安装充电桩”,这令人无法接受。

值得注意的是,特斯拉承诺的“到每个车主的充电地点进行实地充电测试”并不能等同于派专人安装充电桩。

特斯拉中国决策空间有限

特斯拉中国屡屡不能兑现承诺也与其决策空间有限、中国地区的服务网点不完善密切相关。

最初双方矛盾的焦点在于,维权客户认为可先交车,而特斯拉坚持要在京沪之外的充电设施和服务网点完善之后再交车。

后来,在交涉中慢慢暴露出特斯拉中国决策权有限的问题。

于鑫泉回忆,在和马斯克见面前,4月19日晚间,维权车主代表曾与吴碧瑄在北京一家酒店的大堂里有过长谈。

当天晚上,吴碧瑄和特斯拉中国的另外两位员工以及几名维权车主代表交涉交车的细节问题。谈判一直进行到凌晨,吴碧瑄最后无奈地表示:“我实在是没有车,我也没有办法。”

就是吴碧瑄这个最后的表态,让部分维权代表放弃了维权的念头,继续等待特斯拉发货,而还有一部分人直接选择了退订车辆。

当时,这些维权代表所提出的公开道歉、马上生产、采取空运运达中国,派专人安装充电桩以及赠送首批车主铭牌等要求一个也没有得到特斯拉的允诺。

在与马斯克会面之前,特斯拉中国的另一位高管曾有过为这些车主争取参加交车仪式名额的努力。随后,在与马斯克会面时,马斯克拒绝了维权车主参加交车仪式以及获赠铭牌的要求。

中国区无法左右美国总部的车辆生产和运输排期。这也使得4月-6月的两个月间,维权车主与特斯拉中国来回几个交涉回合,依然无果。

6月18日,当于鑫泉得知自己所定车辆被海关查扣之后,6月19日上午,特斯拉中国的一位销售提出了让于鑫泉提走一台展车的建议,这位销售强调,这辆车是全新的,和于鑫泉所定车辆一模一样。

于鑫泉认为,自己作为首批特斯拉车主,已经等了那么久,坚决不能要一辆二手车,拒绝了特斯拉方面的补救建议。他表示,要让律师继续帮自己维权。

广州工商税务营业执照代办

广州代理记账兼职

代理记账价格

广州代理记账报税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