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观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景观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透视银行过度授信冲动

发布时间:2020-07-13 20:52:31 阅读: 来源:景观灯厂家

“尊敬的客户:因您在某银行良好的交易记录,现诚邀您办理我行信用卡!年底前成功申领,还可专享减免有效期内全部年费!”不少人随时都可能收到类似短信息。

办理信用卡,如今似乎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法治周末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一人持有多张信用卡、其信用总额度远远超过年收入、信用卡申请过程中审查不严格的现象在信用卡市场普遍存在。

不过,信用卡市场的乱象已经受到监管层的密切关注。

据上海银监局官网信息显示,近日,该局通过对辖内信用卡业务专项检查,对工行上海市分行、花旗银行(中国)有限公司、交行信用卡中心、民生银行上海分行、浦发银行信用卡中心、兴业银行信用卡中心、中行上海市分行处以总共240万元人民币的罚款。

法治周末记者查阅相关行政处罚决定书发现,此次上海银监局重罚几家银行,主要在于这些银行在发放信用卡的过程中,存在未严格审查申请人资料的真实性、过度授信、对异常交易未采取降额、止付等措施,管控措施不到位等违规行为。

不过,据媒体报道,此次处罚还有一个背景是,上海一家三口烧炭自杀事件。报道称,这家人拥有10余张信用卡,总透支额度达50多万元,透支金额或被用于炒期货,亏损后无力偿还而导致自杀。

信用卡专家董峥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所谓过度授信是指,授信额度超过客户对授信的实际需要量或者超过客户的风险承受能力,例如年薪四五万元,银行给予的信用卡额度10万元等。

“上述案件属于信用卡透支行为中较为极端的个案。上海银监局的这次处罚,不知道是否是主管部门开启对信用卡过度授信问题的反思,但是从一些实例中可以看到,多头授信的潜在危害性已经显现。”董峥说,多头授信是指多家银行对同一客户进行授信,多头授信的结果必然是过度授信,但过度授信不一定是多头授信,过度授信可能是一家银行造成的。

有人信用卡额度远超收入

“申请办张信用卡,需要什么资料?”在位于海淀区中关村东路的东升大厦的卜蜂莲花超市门口,记者看到一个办信用卡的摊位,上前问道。

“如果单位缴社保,只要身份证就可以。如果没有社保,有其他银行的信用卡或者工作证、名片也可以。总而言之,只要证明你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收入3000元以上即可。”工作人员说。

“我在其他银行已经有两张信用卡了,在这儿还能办吗?”记者继续问道。

“当然可以,并且额度比之前办的信用卡额度还会高一些。”该工作人员表示。

在走访过程中,记者发现,除了超市门口,不少电影院门口、商场门口甚至过街天桥、公园门口都有摆放现场办理信用卡的摊位,只需要填写一张申请表,提供身份证号同时再提交一张名片,即可办理信用卡,并且工作人员还表示比柜台获批率还高,“在柜台,如果没有存款的话,银行也不一定给你办(信用卡)”。

一位在国企工作的人士告诉记者:“目前,我手中已经有4张信用卡,其中有两张都是为了替朋友完成业绩办的,平时也只是偶尔用一下。另外有一张,是银行到我们单位让办的,当时我的工资每个月才三千多块钱,但是获得的信用卡额度达5万元。”

董峥认为,生活中像这种“一人多卡”的现象极为普遍。他曾在一家信用卡论坛上看到,不少网友争相炫耀拥有的信用卡数量和透支额度。其中一名网友展示了十几张信用卡、上百万元的透支额度。

在经历银行信用卡业务发展前期粗放式“跑马圈地”之后,信用卡数量也与日俱增。从央行公布的《2014年第三季度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看,截至第三季度末,我国信用卡累计发卡4.36亿张,环比增长3.34%。

监管部门强调“刚性扣减”要求

在上海银监局对各家银行的处罚决定书中,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每一家银行受处罚的原因均涉及到未对申请人的收入情况、工作证明等信息资料进行严格核实,其中有两家银行也因未对申请人已有多家银行高额授信的情况从严审核,即向其核发了高额度的信用卡。

上海银监局也根据银监会《商业银行信用卡业务监督管理办法》等规定,向各银行提出信用卡业务风险管控的六条监管要求,其中包括“不得以提高总授信额度或设置限制性条件等形式来规避刚性扣减监管要求”“防范因超需授信引发的过度透支或资金挪用风险”等。

中国法学会银行法学研究会秘书长潘修平向法治周末记者解释:“所谓刚性扣减,是银行在给信用卡持卡人授信额度时,必须扣除他在其他银行已经获得的额度。比如:综合多种因素,判断申请人可获得的授信额度为5万元,但其已经在其他银行获得了3万元的授信额度,则本行只能批准其两万元额度。”

“根据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印发的《银行卡业务风险控制与安全管理指引》的通知,银行应对‘在征信系统中有多家银行贷款或信用卡授信记录’的申请人从严审核,加强风险防控。”银率网分析师孟丽伟进一步表示。

不过,董峥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虽然银行能够查到客户的征信记录,但是在实际操作中,银行愿不愿意发客户卡,是银行自己决定的。比如,去年我去花旗银行、中国银行、北京银行申办信用卡,花旗银行给我批了,但是中国银行和北京银行可能觉得我的信用卡太多,就拒绝了我的申请。”

中国法学会银行法学研究会会长王卫国也表示,按照正常的管理要求来讲,银行需要对客户进行信用评估,对其授信额度会有一个限制。现在可能是控制得不严,于是就成了问题。

法治周末记者致电多家银行信用卡中心客服,其工作人员均表示,申办信用卡,客户必须提供身份证、工作证、收入状况等材料,如果有房、车也可以提供相应证明,其会影响申请的信用卡额度。一般来说,授信额度越高,银行对客户的审核也就越严格。

“在前几年信用卡市场竞争激烈的时期,确实存在员工办卡提成的激励措施,但近几年,随着信用卡市场的理性发展,各家银行也加大了对这一块的审查力度。因此目前这种情况已经有所减少。”潘修平说。

过度授信或引发系统性风险

央行发布的《2014年第三季度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数据显示,截至今年第三季度末,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351.64亿元,较前季度增长9.46%。

“由此可以看出,信用卡风险继续攀升。”董峥说。

中国政法大学财税金融法研究所所长刘少军表示,对客户过度授信,如果客户违规使用资金,不能或者不按时还款,将会导致银行不良资产的增加,累计过多,将会引发系统性风险。

“过度授信意味着客户手中所持有的信用额度超过了他本人的风险承受能力以及实际需求量。如果客户过度透支无法偿还,将面临较高的信用风险、偿债风险和法律风险;同时,过度授信深层的信用卡套现问题,扰乱了金融秩序,具有较大的社会危害性。”孟丽伟说。

那么,为什么有些银行还会继续大力发展信用卡业务?

孟丽伟认为,信用卡业务正逐渐成为银行重要的收入来源。以招商银行为例,2013年招行信用卡业务收入达166.62亿元,增长率超41%,其中,信用卡非利息业务收入占该行整体非利息业务收入的1/4。另外,除了利息收入之外,刷卡手续费等中间业务收入也不可忽视。把信用卡发到客户手中,只要客户刷卡消费就可以为银行贡献收入。

“银行之间在信用卡业务上竞争激烈,为争取客户、增加收益,银行将发卡量、交易量及活卡率等作为银行内部相关部门及员工的绩效考核标准。这就导致相关部门和员工为完成绩效考核,向不符合条件的客户发卡及提升信用卡额度,从而导致过多授信现象的产生。”孟丽伟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不过,潘修平对法治周末记者说:“监管层明确要求银行不要以发卡量作为考核的指标。”

潘修平还表示,大银行在额度管控方面相对严格一些,而有些中小型银行则管得比较松。

对于因信用卡透支无力还款而酿造的悲剧,银行是否也应该因审核不严、过度授信等因素而承担一定的责任?

孟丽伟认为,如果银行未能按照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印发的《银行卡业务风险控制与安全管理指引》的规定严格执行,及时遏止持卡人大量套现、透支,应该承担一定的责任。上海银监局对几家银行的罚款处罚,对银行来说也是一个警示作用。

“但是,行政处罚只是治标不治本,要从根本上杜绝信用卡业务中出现的问题,还需要进一步完善相关的法律法规和行业规范,并进一步加强行业监管。”孟丽伟说。

王卫国也表示,罚款固然可以遏制银行过度授信的冲动,但监管层更需在平时予以监控和指导,进一步完善征信体系建设,让银行没有机会过度授信。信息是需要分享的,银行的征信系统是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的。(见习记者 马金顺)

巩义西装订做

鹰潭制作工作服

锦州订制职业装

滁州工服订制

相关阅读